导入数据...
不完全性的历史之思—韩国济州汉拿大学金星勋校长学术讲座述评
[韩国研究中心|四川省区域和国别重点研究基地]  [手机版本]  [扫描分享]  发布时间:2014年5月16日
  查看:812
  来源:

 

 

                                                不完全性的历史之思

                                 ——韩国济州汉拿大学金星勋校长学术讲座述评

                                                                                     

2014515,韩国济州汉拿大学校长金星勋教授应四川省区域和国别重点研究基地韩国研究中心邀请,在四川师范大学校学术厅为到场师生作了一场题为《不完全性的历史——从政治经济观点看世界历史发展》的精彩讲座。整场讲座以中文进行,授讲人既以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与辩证哲学基本方法入手看待世界历史进程,同时又能从异域学者的视点出发,看待世界文明与东亚于中国历史的发展脉络,论点新异,辩论谨严,极具有学理的启发性和知识的趣味性。

首先,金教授引用德国哲学家康德的历史哲学观点:人类历史是一个从不完善到完善、从“恶”发展到“善”的总体进程,人类最初从自然与社会的束缚、奴役中开始,最终将实现人类的自由王国。在这样一种总体历史观念之下,金教授继续引用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自然历史辩证法来看待人类历史的具体行进过程。黑格尔认为,人类历史的发展无一例外是一种螺旋式盘旋上升和曲折前进的过程,历史首先在初期阶段的“正”状态经由社会的发展变化进入“反”的状态,随后经由长时期的矛盾斗争与竞争过程再进入到一种“合”的状态,而这种“合”无疑就是第一阶段的“正”的状态更加高级,同时也更加完善地发展的结果,是人类追求更加完善的“正”态目标的进一步实现,人类历史正是在这样一种不断经由“正--合”的辩证历程而实现不间断的发展。金教授以此为基本理据,分别引用西方和中国的历史实例,来具体展开其理论推导中的“历史的不完全进程”。

在欧洲,自古希腊罗马经欧洲中世纪,到近现代社会经历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并最终形成欧洲经济共同体-欧盟与联合国组织两大世界性国际政治-经济组织,西方历史在这数千年的进程中无疑正是一次又一次“正--合”辩证历程的交叉行进的具体表现。其中如果说古希腊-罗马帝国的强盛时代展现的正是欧洲历史的“正”态样貌的话,那么进入欧洲中世纪,自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的灭亡,到17世纪的英国革命,这一千余年的历史则无疑正是欧洲历史“反”态的典型。欧洲近现代时期资本主义的发展进程则可以视作一种总体上的进入到“合”的过程。当然在此之中又自然存在着一种大循环中的小循环。例如,如果说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英国工业革命、德国、意大利的统一战争可以视为“正”的话,那么拿破仑之后波旁王朝的复辟、19世纪20世纪初的殖民地争霸则可以视为“反”,而两次世界大战则是近现代历史“反”态的最尖锐体现,其后欧洲世界在废墟上成立的欧洲共同体-欧洲联盟,以及以西方世界为主导下成立的世界性组织——联合国,则可典型地视为近现代世界历史在经历了数百年来的“正—反”轮回之后必然的回归历程。在中国,“正--合”的历史发展同样在经历着不断的重复:从春秋战国到秦汉帝国的大一统王朝,中国历史经历了第一个辉煌时期,这是中国历史发展的第一个“正”态时代,随后经由汉帝国的瓦解,中国进入五胡十六国纷争和南北对峙的漫长时期,即“反”态时代,直到隋唐的再统一,中国历史在大唐盛世时代实现了“合”。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正--合”历史大轮回;而后经过唐末动乱和两宋直至金元时代的大变局,中国历史又进入中-近古时期的“反-合(正)-反”新一轮循环与轮回时代。到明清时期的封建盛世王朝,中国历史再次进入“合”的历史趋势之中。数百年之后的清代后期,鸦片战争直至近现代历史,则可视为中国历史进入一个大的“反”态调整与变动过程,在这“数千年未遇之大变局”里,中国文化自上到下经历着一种深入灵魂的变革与磨砺。直到20世纪最后20年直到现在,浴火重生的中国历史才再次进入一个更高阶段“合”的最新进程之中。

那么,以这样的历史观来观照世界历史,人类历史是否就是一个永无止境、没有停歇的“正--合”动态轮回?对于这一点金教授在其讲座上虽然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但事实上从其本人多次引用到的有关黑格尔与当代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的有关“历史的终结”论题看来,金教授显然是倾向于认为历史是有终结的。黑格尔认为历史将终结于拿破仑帝国的建立;马克思认为历史的终结在于共产主义的到来与全面实现;弗朗西斯·福山认为历史终结于冷战的结束与苏联的解体和美国资本主义的全面胜利。那么在金教授的理论框架里,历史将终结于何处呢?我们也许也就只能隐约地推测,人类世界这样一种不完全性的历史进程,最终将终结于联合国在世界范围内能担负期更大政治职能的时代,终结于全球化的经济-社会-文化自由交往完全来临的时代,以及来临于包含中国在内的东亚经济全面腾飞,东亚文化完全崛起的时代;当然也是终结于全世界和平真正到来,而人类战争与政治灾难完全成为过去式的真正文明与发展,自由与幸福的时代。

 

                                                                                (供稿   李 军)

 

 

 


(微信扫描分享)
编辑: